懷念

我懷念第一個出現在世界上的

那時候
人雙腳觸及大地,頭頂蒼天
雙腳和頭頂之間的橋樑
是心臟
那是德行護衛的地方

我記得他,那個世界上最初的

他就和大地星辰陽光一樣

如今

已變得這樣壞
不符合「人」這名字
德行不在了
心臟就開始壞了
向上壞到了頭了
向下壞到了腳了
一直壞 一直壞
一直壞到了

地獄竟瑟瑟發抖
地獄都沒有地方接納了

側耳傾聽 屏住呼吸啊
大地和天空之母每天都在悲泣:
什麼時候 才能還給我
那個最初的


失去之歌

那位掌管失去的掌櫃,站在大門口,你要通過這扇門,就要先失去。

即使通過了也不能保證還有你,因為連「你」都會一塊兒失去。

失去啊,和死亡差不多。很多人在你前面已經開始排隊,百分之九十八的人是被迫,誰想失去啊,死去一樣的失去啊,比命運割掉你身上的肉一樣可怖與不捨。這些人都是被時間和命運所迫。實在是不得已。

Continue reading 失去之歌

項鏈

手工集會上,大家都在做項鏈
用到了木頭,石頭,還有金子銀子 耀眼的
鑽石
兩手空空我什麼都沒有帶
怎麼辦

喔 用句號就可以了
幾個句號就是一串項鏈
簡單又好看 嘻嘻
只是你們看不見

我還可以用雲朵,雨水海水和晨露
彩虹和風
星星和大河 一座山 一座橋 一座宮殿 幾間房屋
一棵樹 還有上面的果 以及喜鵲
還有夜空 太陽 月亮 眼淚
請注意!還有一條筆直筆直的

一群野鹿正在魯莽穿行

任何你們想得到的
或者
任何你們想不到的
都可以做成項鏈
比如
人的好幾生好幾世
比如
善事和惡事
時間的房子裡都是這些
都是項鏈
只是
你們看不見

所以,我就用句號吧
幾個句號呀 大大小小的
直接放進 你們的手掌心
怎麼樣

四月

這個四月,回到一無所有
回到初生,回到童年
那時等的渡船已開
我在甲板上睡著
醒來萬山已遠
來過的人再來
去了的人又去
我忘了一切
唯有沉默相隨
在歲月無聲中疾馳
奔走,瞬間千年
誰聽見啞女的歌唱
每一世,如花瓣綻放
又如花瓣凋零
只為結一個果
睡夢中,已等待千年
千年後的四月
大地是否會再次震動
於一無所有中,你的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