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命

漂浮於道之海上
無用是我的小舟
全世界都羨慕
羨慕我一無所有
也沒有舵,也沒有槳
也沒有目地,也沒有方向
波濤輕擺著夢的搖籃
浪花掀起昨日的笑容
笑一切轉頭皆空
海可為天,舟可為龍
哪管他有用無用
人在道中,道在心中

最後的夏天

那光芒萬丈的時刻
就要來臨
有無數讚美詩
在我心中唱響
雲雀高飛,歌聲嘹亮
蒼穹之上,目光如炬
撒向塵寰,是神的盼望
苦難如清流
滌蕩了世間罪惡
逝去的已然埋葬
所有種子
都在破土而出
衝開黑夜的罅隙
醒來看見你
仿若新生的朝陽

懷念

我懷念第一個出現在世界上的

那時候
人雙腳觸及大地,頭頂蒼天
雙腳和頭頂之間的橋樑
是心臟
那是德行護衛的地方

我記得他,那個世界上最初的

他就和大地星辰陽光一樣

如今

已變得這樣壞
不符合「人」這名字
德行不在了
心臟就開始壞了
向上壞到了頭了
向下壞到了腳了
一直壞 一直壞
一直壞到了

地獄竟瑟瑟發抖
地獄都沒有地方接納了

側耳傾聽 屏住呼吸啊
大地和天空之母每天都在悲泣:
什麼時候 才能還給我
那個最初的

新生之歌

那位掌管失去的掌櫃,站在大門口,你要通過這扇門,就要先失去。

即使通過了也不能保證還有你,因為連「你」都會一塊兒失去。

失去啊,和死亡差不多。很多人在你前面已經開始排隊,百分之九十八的人是被迫,誰想失去啊,死去一樣的失去啊,比命運割掉你身上的肉一樣可怖與不捨。這些人都是被時間和命運所迫。實在是不得已。

只有百分之二的人是自願排隊,這些人得到了神使般的能力,親眼看見穿過大門後出來的人,變成了嶄新而不同於原先的樣子。甚至排隊的隊伍裡還有一隻包裹在蠶絲裡的蠶寶寶,瞠目結舌驚訝自己變成一隻蝴蝶。

現在你也看見了這扇大門,屏住了呼吸。又問我這門是幹啥的,一連問了三聲,一聲比一聲高。我也只能一聲比一聲低,回答你:失去。失去。失去。

掌櫃的會在你穿過大門的瞬間,拿個大錘用力敲掉你身上所有的東西:你的痛苦,你的恐懼,你的愛,你的恨,你的容貌,你的驕傲,你的成績,你的平靜,你的不平靜。你的語言,你的記憶,你的視覺,你的聽覺,只要還是屬於你的,都會大力敲掉。

你打算繞道而行,或者原地不動。你不想穿過它?沒有用一點用沒有。不管你是屬於不自願的那百分之九十八,還是屬於自願的那百分之二。都定會穿過那扇大門。

因為從你出生那一天開始從未與這扇門分開。人人背負著這扇門出生。你們之間是零距離。它就叫失去。聽!

天使身上的翅膀
降落人間化為門
這邊是舊 那邊是新
不失去豈能復原
不失去豈能回去

項鏈

手工集會上,大家都在做項鏈
用到了木頭,石頭,還有金子銀子 耀眼的
鑽石
兩手空空 我什麼都沒有帶
怎麼辦

喔 用句號就可以了
幾個句號就是一串項鏈
簡單又好看 嘻嘻
只是你們看不見

我還可以用雲朵,雨水海水和晨露
彩虹和風 雷霆和閃電
星星 大河 一座山 一座橋 一座宮殿 幾間房屋
一棵樹 還有上面的果 以及喜鵲
夜空 太陽 月亮 眼淚

請注意!還有一條蜿蜒曲折的

野鹿和羚羊正在魯莽穿行
任何你們想得到的
或者
任何你們想不到的
都可以做成項鏈
比如
人的好幾生好幾世
比如
善事和惡事
時間的房子裡
懸掛著 各式各樣
只是
你們看不見

所以,我不如用嘆號吧
大大小小的嘆號呀
直接放進 你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