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好像已經等了太久,好像一直都在沉睡。天還沒亮,我還在夢鄉。

真實隱藏在夜幕之後,隔著感官的迷霧,讓人無法觸摸。我不知字句是如何來到筆端,就像不知草尖的露珠是如何凝成,從沉默之中,從虛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