澡雪精神

最簡單的道理,往往要花最長的時間去明白。到明白之後,卻說不出自己明白了什麼,甚至馬上就忘得乾乾淨淨。人生中常經歷這樣的時刻:思慮戛然而止,頭腦一片空白,好像一場大雪後空茫的世界,遼遠寂靜,又充滿無所不在的聲音。感覺自己一無所知,同時卻也了無疑惑。似乎一切已然完結,又彷彿萬事尚未發生。我不知該如何描述那種感受,腦中隨後出現這幾個字:澡雪精神。

天上的詩

在夢中,有時會看到天上的詩,和人間的詩相比,最大區別是沒有情。比如我看到過的:

魔亂人間天地昏,九虛部眾下凡塵。
斬盡妖邪天幕啟,軒轅台上再封神。

百年紛爭家國難,一輪紅日已西殘。
萬劫不墮英雄志,千秋碧血洗河山。

就像天上的史官在如實記錄發生的事件,神的語言對人來說就是詩。當然,天上的文字也並非中文,只是在我眼中展現爲如此。古詩中,有一些也來自天上,只是通過不同人將其記錄了下來。

三界中,人以為波瀾壯闊、蕩氣迴腸的事情,在高層,卻平靜的無法形容。稍高一點,就如微風吹動一粒塵埃;更高一點,只不過是夢中的一個閃念……就像從未發生過一樣。

人間彈指老

終於又做了長長的夢,夢裡我正在展開卷軸讀一首詩,還來不及讀完就醒了。醒來只記得其中一句「何人同一夢,人間彈指老」……

夢中我清楚的看到這一生太快了,快到不知如何形容。古人云,白駒過隙,黃粱一夢……這一夢,比那一夢還要短。夢中的一切都瞬間即逝,夢中的人兒卻還在貪執……

《天龍八部》的回目裡有一句「紅顏彈指老,剎那芳華」。其實何止紅顏呢?不過色身眼中只看到紅顏罷了。

若我流淚

人世險惡。因此,每個生命都顯得那麽可貴:他們當初是帶著怎樣的勇氣和信心來到這世上——即使這些都已被埋藏在封塵的深處……

也曾自以為勇敢堅強,直到發現並非如此。生而為人,我如此軟弱,卻得蒙慈悲。

軟弱如我,總在清醒與迷亂間掙扎,在無我與貪私間掙扎,在忍耐與憤怒間掙扎,在純潔與骯髒間掙扎……然而在無數次疲憊痛苦之中,彷彿總有一股來自宇宙深處的力量承托著我,包容著我,引領著我,使我不致墮落,使我重見光明,使我淚流滿面。

相忘於江湖

「泉涸,魚相與處於陸,相呴以濕,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塵世種種,無非浮沫。唯大道如江湖,爲生命之來歸處,不可廢也。世間無道,而後有情,情因緣起,慾由情生。莊子云「其嗜慾深者,其天機淺」,然情不斷則緣不了,人謂相濡以沫,實則終失於江湖,不亦悲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