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榮的荊棘路

耶穌在受審時說:「我為此而生,也為此來到世間,特為給真理作見證。」

已經不記得第一次讀到這句話是哪年了,但還記得當時內心的震撼——因為強烈意識到,這也是我來此世間的目的:尋找並證實真理,不可遺忘、不可偏離——若偏離,神必將我導正;若遺忘,神必令我記起。

Continue reading 光榮的荊棘路

淡忘

喝過許多茶,終不如清水的滋味。
走過許多路,找不到夢裡的故鄉。
見過許多人,慢慢都淡忘了模樣……
這一生啊,到頭來,只剩淡忘。
或許有一天,
也忘了清水的滋味。
或許那一天,
就回到夢裡的故鄉。

所有

所有的外在都是內在。
所有的遇到都是自己。
所有的死亡都是新生。
所有的生命都是一體。
所有的錯誤都被原諒。
所有的愛都不曾遠離。
所有的承諾都將兌現。
所有的痛苦都會消弭。
所有的故事都已圓滿。
所有的我們都在一起。

不過是人間

《聖經》裡說「日光之下,並無新事」,《聖經》裡還說「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兩句話都令人感動。前者說的是迷失的人,後者說的是屬神的人。

千百年來,人與人之間也就那點事。年少時曾仔細計劃要如何活,如何死,如何度過不庸俗的一生……直到後來發現,再多的傳奇,也不過是人間。

人間所謂清越浩渺之音,也不過如Omar Khayyam所吟:「來如流水兮逝如風,不知何處來兮何所終」——這是金庸先生的譯本。鶴西先生的譯筆更像個孩子:

不知道為了什麼,來到這宇宙中間
不知道從何而來,像流水潺潺
離開這世界,像沙漠裡的風
嗚嗚地吹著,也不知去向哪邊

來途若夢

心中那個消失已久的聲音,正在漸漸回來。它生於強大的信與愛,並帶來一切美好,無畏和堅定。

想起這首《送僧歸日本》:

上國隨緣住,來途若夢行。
浮天滄海遠,去世法舟輕。
水月通襌寂,魚龍聽梵聲。
唯憐一燈影,萬里眼中明。

那一盞燈火,傳了生生世世。歷千萬劫,初心不改。烈火過後,留下的是真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