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夢

前些天去了趟石鼓。小巴走的是老路,經過彌苴河,又見到那些優美的古樹,滇合歡與黃蓮木,它們一路沿著河岸生長,就像河的孩子,綿延不絕的生息。每次與它們重逢,都會有種久違的感動。

帶娃去河邊玩水,清涼的河水,在裡面待久了,就變得溫暖。河水沒變,人的感覺卻一直在變。只是河邊的樹,總是那麼溫柔。

在村子裡,天一黑就想睡覺。不怎麼想事情,三天就胖了兩斤。旅行會讓我人的這面感覺活過來,哪怕只有一些短暫的瞬間。

冬之禮讚

活在這個世界上,我已經死過無數次了。死亡無處不在,彷彿我就活在一個巨大的死亡裡,就像嬰兒在母親的子宮裡,等待出生。

死亡漫長而溫柔,如同睡眠般修復著生機。那些本不屬於你的,都在這過程中漸漸腐爛、脫落、消失,直到完整露出乾淨的本質,像冬天的樹幹,然後是重生。

雪一樣寧靜的死亡,將所有喧囂隔絕,讓人得到真正的放鬆和安全感。死亡中沒有了恐懼,只有越來越深的純淨。

死亡就像母親,撫慰了所有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