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旅行日記(二)

8.17~8.18 拉布鄉——扎西楞寺

從稱多縣到拉布鄉的車上,司機放的老歌勾起許多回憶。《一生何求》《如果雲知道》《海浪》《烏蘭巴托的夜》……每一首都還會唱,每一首都讓我想起一些場景,一些人和事。只是所有感情,都已隨風而逝。那些曾以為是不可磨滅的,都被證明只是夢幻泡影。彷彿今生所有的情感濃度,都只為凝成一股重力,讓我沉入生命的最深處。

Continue reading 青海旅行日記(二)

天葬

8.16 囊謙——稱多——拉布鄉

從囊謙回玉樹的路上,順道參觀巴塘天葬台。正好趕上有人天葬,從不遠處看去,屍體已經解剖完畢,皮膚剝開,骨骼、肌肉、筋腱、脂肪都清晰可見,俯臥在天葬台上,一旁有喇嘛誦經,但暫時還沒有禿鷲來啄食。

Continue reading 天葬

青海旅行日記(一)

8.11 西寧——玉樹

終於開始,這趟了無牽掛的旅程,沒有思念,活在當下。從西寧到玉樹,十二個小時長途大巴,一路是久違的藏地風光。連綿起伏的山丘散落著牛羊,山下是彎曲的濕地和漫無邊際的草甸,視野中不時掠過一隻飛鳥。夜幕降臨,我的牧人在天上看著我,從比星星更久遠的時間以來,他始終守護著我,從未離開。

Continue reading 青海旅行日記(一)

行雲

傍晚送別雲心,獨自回家。一路往南,看著車窗外的蒼山在暮色中漸漸隱沒,想起十二年前初到大理,正是清晨,坐在往北的車上,看著蒼山在晨光中漸漸亮起來……似乎每走完一個輪迴,都是早已注定的開始和結束,而我只是這場戲的台前看客,看著那個和我長得一樣,叫一個名字的演員。

此生最開心的日子,都是那些獨處的時光。我是如此享受孤獨,亦未在任何世俗關係中得到過滋養。想來這一世因緣不過是還債,漂泊半生,一無所獲,所堪慰者,唯妄念漸息而已。當年曾寫下“浮生願伴蒼山老,共對白頭成一家”,如今看來也成笑談。

走在回家的路上,滿天星辰好像離我特別近,感覺腳步越來越輕快,直欲一步登天。心中又響起那首多年前獨自上路時愛聽的歌,史辰蘭的《行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