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旅行日記(二)

8.17~8.18 拉布鄉——扎西楞寺

從稱多縣到拉布鄉的車上,司機放的老歌勾起許多回憶。《一生何求》《如果雲知道》《海浪》《烏蘭巴托的夜》……每一首都還會唱,每一首都讓我想起一些場景,一些人和事。只是所有感情,都已隨風而逝。那些曾以為是不可磨滅的,都被證明只是夢幻泡影。彷彿今生所有的情感濃度,都只為凝成一股重力,讓我沉入生命的最深處。

到了拉布鄉,聽人說扎西楞寺風景好,一行人工作完就包車前往。寺院建在山頂,後山有秋英多傑仁波切的閉關洞。我對仁波切和閉關洞倒不甚在意,只是愛那連綿不斷的山脈,漫山遍野的花草,頭頂不時有鷹掠過,許多蝴蝶在我身邊飛舞,還有兩隻螞蚱在一旁交配。自然是世間最壯麗的聖殿,神靈和祂的使者無處不在。比如下山時,那些慢慢悠悠趟過溪水的大犛牛,還有像小狗一樣從旁邊山坡上快跑著衝下來,緊接著從溪上一躍而過的小犛牛。

8.19 拉布鄉——曲麻萊

從稱多縣到曲麻萊,司機因為趕時間而開的很快,時有顛簸。一路慢慢爬升,過龍甲山埡口時,海拔四千八百多,山上已覆了一層薄薄的積雪,草也黃了。星星點點的牦牛散在其間,近處還有兩匹馬兒,一匹白馬,一匹棕馬,整體顏色很美,如同許多幅畫在眼前閃現,讓我心生感恩。所有的瞬間都是被賜予的,人除了讚美,還能做什麼呢?

近山頂時開始下雨,上空烏雲密布,豆大的雨點打在車上像小冰雹一般的聲音,但前方始終有一片光亮。想起村上春樹說:「當你穿過了暴風雨,你就不再是原來的那個人。這就是關於暴風雨的一切。」

One thought on “青海旅行日記(二)”

  1. 山河大地皆演说无量妙法,人唯有保持沉默,当心在定境时才能听闻。苏轼诗:“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然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