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旅行日記(三)

走在路上時,腦海中不期然地出現《我的中國心》這首歌。作為一個歷來反感愛國主義教育的人,或許正是出於心底對這片故土的深沉眷戀,才更加不能接受對此種情懷的刻意扭曲。所以當聽到“河山只在我夢縈,祖國已多年未親近”的曲調時,我會想哭。生生世世,我曾用生命守護的這片土地,已然鬼獸遍地,滿目瘡痍。夢裡家山,已是如此遙遠。

或許每個人的姓名都並非偶然。如同大山大川,始終是我所愛。謫仙人曰,黃河之水天上來,那麼三江源地區,應該算離天比較近吧。海拔四千多的高原,雲像是從地上長出來的,一朵朵開到天際,又一層層壓向山巔,連綿不斷,每天都是雲的豐收。在這裡,總感覺只要一直向前走,就會走到雲裡去。

玉樹和果洛,自然是此行最親切的地方。格薩爾的名字,也不知多少次在心中迴響。如今我終於回到這嶺國,儘管山河破碎、物是人非,你的故事依然被遊吟詩人們世代傳唱。他們都是你當年的將士,而我又是誰,誰又知道?

命運之神曾在我人生中畫下過許多大大小小的美麗壇城,而後又一一抹去成沙。但願有天我離開這世界時,只留下漫天風沙如畫。

2 thoughts on “青海旅行日記(三)”

  1. 最后一段文字气象实非凡人所能作。

    近两年来,出离心日盛,后用回向心对治,终获”入大火聚、若清凉池”之感。刚刚读到最后一段出了神,恍然来到王安石七绝《梦》的开端:
      知世如梦无所求,

      无所求心普空寂。

      还似梦中随梦境,

      成就河沙梦功德。

    我想,何谓“留下漫天风沙如画”呢,当是为人间留下合天道的功德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