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光明

很長時間沒有寫下什麼,或應了老子所言:「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所以大部分時候,都越來越沉默。

只是不時還會想起一個夢境:夢中風濤洶湧,我是一員武將的樣子,身披鎧甲,手握長槍,獨立雲端,對面黑浪滾滾,放眼望去是數不清的妖魔鬼怪,凶神惡煞……他們獰笑著:我們有千軍萬馬,你只有一個人!我隨即正色道:我一個人,就是千軍萬馬!這時從我身後忽然放射出萬丈光明,無邊無際……我從那種瞬間的震撼中醒來,久久難以忘懷。

文山公獄中詩曰:「誰知真患難,忽悟大光明。日出雲俱靜,風消水自平;功名幾滅性,忠孝大勞生。天下惟豪傑,神仙立地成。」

「大光明」幾個字,常常照亮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