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這個四月,回到一無所有
回到初生,回到童年
那時等的渡船已開
我在甲板上睡著
醒來萬山已遠
來過的人再來
去了的人又去
我忘了一切
唯有沉默相隨
在歲月無聲中疾馳
奔走,瞬間千年
誰聽見啞女的歌唱
每一世,如花瓣綻放
又如花瓣凋零
只為結一個果
睡夢中,已等待千年
千年後的四月
大地是否會再次震動
於一無所有中,你的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