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遞寄予26歲的我

26歲,我知道,妳正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

50歲的我,站在妳此刻世界的另外一端,我們,相隔了整整24年。也相隔了半個地球,如果妳收得到我的來信,以妳現在的理解力,會想像我已經過上理想生活。其實現在,我也在十字路口,與現在的妳一模一樣。只是妳的十字路口很大,看不見方向,妳顯得很小。我的十字路口則很小,一目了然,我顯大了很多。在生命的每一個階段,這樣大大小小的路口我們都會穿過一個又一個。

以我現在的眼光看妳,其實妳處於最好的時光。儘管妳完全對未來無知無覺,妳也不認識妳真正的模樣,照鏡子的時候,總是對裡面的自己甜笑,努力做出討喜的神情。我想遺憾或許是,一個人在生命中,不知道他所處的即時即刻正是他的最佳時刻。十字路口,二十幾歲,一張白色的紙。不過,也許這也並不見得是遺憾。重要的是,沒有妳所走過的路,不會有今天的我。無論妳是迷失的,還是完全不在乎的,妳都竭盡全力活著,帶給妳身邊的人快樂,妳分辨不了哪些是妳的善良,哪些其實只是妳的脆弱,彷彿被命運的雙手牽引著努力生長。26歲,有時候妳講出來的話像是歷盡滄桑,也像大雁飛去不留痕,令人驚嘆。

妳羨慕我嗎,覺得今天的我已經具備妳不具備的力量和勇氣嗎。事實是,我的勇氣全部,都來自於妳。來自於妳所度過的每一天。每一次為難的時刻,每一次跌倒在地再艱難爬起的時刻。其實,我才真的羨慕妳,妳沒有勇氣,卻可以如此鮮活地徘徊在前途一片未知的地域,而且完全不覺知。所以勇氣不是敢不敢,勇氣只是命運使然。

今天的我,開始學會了解,26歲,為什麼妳會介意自己的年齡,覺得自己已經開始衰老?覺得自己什麼都不行?

很長時間以來,我會和妳的想法一樣,抱怨父母不支持妳走繪畫或寫作的路。他們徹底不支持,推走妳所有本來就弱小的希望,導致妳覺得自己不行。直到現在,我理解到這真的與他們無關。妳寫不出來,畫不出來,是從內心深處不想畫也不想寫。我終於明白這是一種決絕的態度。我從妳更小時候的照片就看得出來——心不在焉地看著鏡頭,神情淡泊。

我現在知道,一個人面對自己的深愛或天賦,真的會藏起來,原因恐怕只有一個:害怕受傷。要能物盡所用,首先是不擔心會失衡或失去。26歲,選擇了藏起光芒,不是因為父母,是因為恐懼那些與自己年齡不符的天賦吧。說到這裡,連我都感到驚訝,直到現在我才能輕輕地,把那個擋箭牌拿下來,把那個理由十足的面具拿下來。26歲的妳,不願沈浸在自己的天賦裡,恐懼強大的召喚會令妳失去平衡發瘋。妳還沒有準備好。

而我如今相信,那個更深更真實的原因是:妳覺得天賦不重要。我猜想這是為什麼妳會去戀愛,會去看很多很多書,與世隔絕一樣的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卻一個字不寫一筆不畫。因為妳覺得天賦不重要。大多數人一輩子求之不得的東西,對妳來說真的不重要了。

然而現在此刻,當我細細想起妳,忽然發現,在妳26歲,妳沒有看見,也無法了解的答案早就已存在:願意失去人人渴求,寧可接受挫折,寧可一無是處,都要專注等待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因為要專注等這件事到來,妳選擇了什麼都不成,混混日子的就好。這樣保存著最無有的狀態倒空的狀態,等待這件大事降臨。

生生世世見識過富貴榮華,天才橫空於世,到頭來一無所有。妳真正的天賦使命是回歸本性家園。而妳等待的一個方法——修煉,很快即將出現。在此之前的現在,妳身處迷茫,也身處最美妙的時光。

相信我,人生最大的轉機,就在十字路口。

One thought on “快遞寄予26歲的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