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光明

很長時間沒有寫下什麼,或應了老子所言:「為學日益,為道日損。損之又損,以至於無為。」所以大部分時候,都越來越沉默。

只是不時還會想起一個夢境:夢中風濤洶湧,我是一員武將的樣子,身披鎧甲,手握長槍,獨立雲端,對面黑浪滾滾,放眼望去是數不清的妖魔鬼怪,凶神惡煞……他們獰笑著:我們有千軍萬馬,你只有一個人!我隨即正色道:我一個人,就是千軍萬馬!這時從我身後忽然放射出萬丈光明,無邊無際……我從那種瞬間的震撼中醒來,久久難以忘懷。

文山公獄中詩曰:「誰知真患難,忽悟大光明。日出雲俱靜,風消水自平;功名幾滅性,忠孝大勞生。天下惟豪傑,神仙立地成。」

「大光明」幾個字,常常照亮我的心。

青海旅行日記(三)

走在路上時,腦海中不期然地出現《我的中國心》這首歌。作為一個歷來反感愛國主義教育的人,或許正是出於心底對這片故土的深沉眷戀,才更加不能接受對此種情懷的刻意扭曲。所以當聽到“河山只在我夢縈,祖國已多年未親近”的曲調時,我會想哭。生生世世,我曾用生命守護的這片土地,已然鬼獸遍地,滿目瘡痍。夢裡家山,已是如此遙遠。

Continue reading 青海旅行日記(三)

青海旅行日記(二)

8.17~8.18 拉布鄉——扎西楞寺

從稱多縣到拉布鄉的車上,司機放的老歌勾起許多回憶。《一生何求》《如果雲知道》《海浪》《烏蘭巴托的夜》……每一首都還會唱,每一首都讓我想起一些場景,一些人和事。只是所有感情,都已隨風而逝。那些曾以為是不可磨滅的,都被證明只是夢幻泡影。彷彿今生所有的情感濃度,都只為凝成一股重力,讓我沉入生命的最深處。

Continue reading 青海旅行日記(二)

天葬

8.16 囊謙——稱多——拉布鄉

從囊謙回玉樹的路上,順道參觀巴塘天葬台。正好趕上有人天葬,從不遠處看去,屍體已經解剖完畢,皮膚剝開,骨骼、肌肉、筋腱、脂肪都清晰可見,俯臥在天葬台上,一旁有喇嘛誦經,但暫時還沒有禿鷲來啄食。

Continue reading 天葬

青海旅行日記(一)

8.11 西寧——玉樹

終於開始,這趟了無牽掛的旅程,沒有思念,活在當下。從西寧到玉樹,十二個小時長途大巴,一路是久違的藏地風光。連綿起伏的山丘散落著牛羊,山下是彎曲的濕地和漫無邊際的草甸,視野中不時掠過一隻飛鳥。夜幕降臨,我的牧人在天上看著我,從比星星更久遠的時間以來,他始終守護著我,從未離開。

Continue reading 青海旅行日記(一)